兄弟,别离开我(7)

  作者:飞托文学网 - 来源:www.tty30.com - 发布时间: - 本文已被围观91

外省的生活虽然丰富多彩,但对我并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因为每次看到那个小盒子,我都会时不时想起傻子;我从来没有打开过那个傻瓜给我的小盒子,因为无论多少钱都没有替代品。

即使在异国他乡,我脑海里总会浮现出傻瓜的声音和笑容。每次给家里打电话,听到她的声音都很安心。即使在睡觉的时候,我也总是梦见她。

然而,有些事情是无法停止的。

当我开始写毕业论文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在讨论话题的过程中,她总是有独到的见解。她叫芬芬,是我妹妹。她对我的新吸引力就来自于此,我爱上了她。

其实我脑子还是很清楚的。我知道我虽然和傻子没有血缘关系,但本质上是姐弟恋;为了保护她,我一直在给芬芬讲小时候一个傻子救我的故事。

我告诉她,除了父母,傻子才是为我付出最多的人。作为我未来的另一半,我必须尊重她,包容她,甚至宽恕她。而芬芬是我未来的妻子,除了和我一起理解傻子,我可以听她的。

最后,我把芬芬带回了家。

我以为回家后,傻子会在我家门口的窄路上遇见我;然而,由于暴风雨,火车晚点了。

回到家,我开心的大叫:“我回来了!”

然而家人没有回应;我走进她的房间,里面没人,我爸妈的房间也是空的。

突然,我接到父母的电话,说那个傻子出事了。

我离家后,傻子日夜思念我;得知我要回家的消息后,她很早就在家里的小道上等着我,但是她没有等我很久,就一直往离家的方向走,想找到我。

她越走越远,一辆车撞上了她,路人赶紧打120。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突然好像被撕裂了。

来到医院,我想冲进急诊室看个傻子,父母和医护人员都拦住了我。

焦急地等了一天一夜,医生告诉我们,这个傻子活了下来,但是他是否能从昏迷中醒来就很难说了。

这对我们来说又是一个坏消息。

傻子一日三餐用注射器放入引流管。吃完饭后,我耐心地把饭砸碎,一点一点喂她。

在医院,每天都要小便,换药,拔针……她已经失去知觉了,但我还是怕伤害她。每次,我都很小心。为了不耽误换衣服的时间,我每天最多睡五个小时,每小时醒一次,从不出错。

期间,芬芬也来过一次医院,想帮我,但是这一天一夜的照顾让她几近崩溃。

半个月后,傻子还是没醒,但我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一周后,芬芬又来了医院。她把我拉到外面说:“你还年轻,路还长。你不能把你的一生都放在她身上。”

我从芬芬的话里看到了一些东西。我沉默了,但想到那个差点丢了命来救我的傻瓜,我平静地说:“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妹妹就这样离开!”

芬芬说:“我父母去过你家,他们已经向你父母解释过了。他们也认同我的想法。我知道你姐姐之前为了救你付出了生命,但现在你已经尽力了,不欠她了。”况且就算她康复了,跟我们这样的傻子住在一起也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你真的忍心为了她一个人拖下两个家吗?"

她的提议被我断然拒绝了。我斩钉截铁地说:“我爷爷走之前最不担心她。她再三叮嘱我要保护她,更别说她连我的命都不想救了,就算我想把一生都寄托在她身上,那也是应该的。我已经决定这辈子再也不会离开她;别说我爸妈让步,就算我爷爷让步,我也不会改变决定。”

看到我这么执着,芬芬只好让步:“好吧,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好好想想。如果你想明白了,告诉我。我们将一起离开这里去北京。我们家在那里有很多人脉,但如果你还坚持留在医院,我们的婚姻就毁了。”

三天很快过去了,芬芬没有等我的消息。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她来到医院,希望能说服我,但听到的依然是我斩钉截铁的回答。她叹了口气,绝望地离开了。

那一年,我22,她25。



免责声明:飞托文学网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