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那些味道

  作者:飞托文学网 - 来源:www.tty30.com - 发布时间: - 本文已被围观198

日子在流水中悄然逝去,忙与闲交替,不知不觉又看到了火树银花。

这棵燃烧的树是中国人生命不息的一年。岁月是一首童谣,从腊月到正月,“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炖猪肉”;是柴火火炉的烟,家的味道;当对色彩的渴望是四位一体时,大人和孩子迫不及待地点燃鞭炮、浓密的白烟和空气中的节日气氛.

所有这些童年记忆都印在头骨里。

我小时候住的山村是个美丽的地方。青山绿水油菜花,白墙瓦茶园,清溪浣纱女,雨中青石板路,石径廊桥,都是水墨画。

冬天的几个月里,雪后的小山村更加迷人,静静地躺在远山近水的雪中,与人一起填满了一年的情绪。

传统习俗,仪式感很强。一年真正的味道是从腊八节的“彩排”开始,大家在家煮腊八粥。现在想起家家户户煮的腊八粥,虽然味道不一样,但是各种米、豆、花生、干果聚在一起,都预示着来年粮食丰收。

2000年,气氛从准备年货一步步推向高潮。经历了春种秋收冬播,辛苦一年的农民终于有了时间和闲暇,自然会在新的一年开始忙碌起来。挤天洗臼,做袈裟,熏肉.制作袈裟是一项艰苦的工作,也是一项技术工作,因为山村里的袈裟要吃到农历二月二日,它的名字叫“吃龙耳”,意思是唤醒龙王,祈求一年四季都有好天气和好收成。所以从选米,淘米,泡饭,蒸糯米到上灶的过程自然是要求高,讲究的。记住泡饭的水和泡糯米的水一定要在立春前用井水,这样糯米才能保存三个月。蒸米饭的时候,家里的孩子都摆脱不了,就静静地等着,盼着开锅的时候能蹭到一碗软糯清香的糯米。三四个壮汉用木棍和锤子砸糯米。他们的动作要协调一致。如果你用锤子打我,会很危险。挥锤的人会有血泡,会努力。趁热把刚打好的谷壳做成小谷壳,外面涂一层蜂桨,卷上粉,防止相互粘连。谷壳稍凉后,放入被子盖紧,密封一周,防止谷壳遇水开裂。一个山村每户都要做几十斤,人口多的要做一百到十斤。在这里,除了在家吃饭,人们的情人来访和新年问候也是作为礼物赠送的。做腊肉之前,第一件事就是杀猪。杀猪是山村人民最欢乐、最隆重的日子。杀猪那天,要早早出发,邀请亲朋好友,邀请隔壁邻居吃“杀猪饭”。闲人围在杀猪现场,谈笑风生,吹牛聊天,帮忙抓猪,节日气氛很浓,热闹好玩。其实大家都在享受欢乐和欢笑,祈祷新年大吉大利。

这里的熏肉已经尝到了舌尖上的中国。过年的时候,山村里不缺腊肉。这时,如果你想穿过农场,挂在阳光墙上的熏肉不仅会闻到盐的味道,还会闻到风、阳光和山的味道。这些味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融合了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故土乡亲的情怀。

一年又一年,这些山的味道成了文化符号,就像青花瓷,就像陶器。但在我心里,更像是一幅人间烟火的诗画。

本文标签:


免责声明:飞托文学网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