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刘春晓西子敬,苏堤有西湖韵】

  作者:飞托文学网 - 来源:www.tty30.com - 发布时间: - 本文已被围观192

说到西湖,一个众所周知的风景早已深入人心。南宋时,“苏堤肖春”被列为西湖十景之首。元明以后,康熙帝写下了清代西湖十景的名字,并在诗中赞美它们,他一直享有这一荣誉。在杭州住久了,苏堤自然是经常去的地方。因为她独特的美丽,可以排在十大景点之首。无论是视觉效果还是灵魂的情感,都可以说是绝对的美好,当然她也有发自内心的感受和理解。

风景如画的西湖展现了春天怀抱中最美的风景。春天的西湖是大自然赐予世界的美丽风景。它有鸟语花香、载歌载舞的渲染,草木交织,郁郁葱葱,芳香扑鼻,旖旎,苍鹭盘旋起舞,黄鹂鸣叫,飞鸟跳跃。又香又美又美,滋润着每个人的心。春天的美景自然融入并滋润着美丽无瑕的心灵。走进西湖,总让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就像那颗飘逸清高的心,无比爽朗。

桃红柳绿,妖娆迷人,远山含黛,水清秀丽,山河揉捏成一簇簇窈窕的桃色,在波光粼粼的碧波中流淌。难怪大作家东坡把西湖比作西方之美,使西湖的妖娆之美表现出人性之美,诗的韵致,婉约之词,元曲之声,说明西湖藏而远之。有无数的诗歌、歌曲、游记和散文,具有描写和赞美西湖美景的特点。苏东坡的诗“美景好,山空多雨”是这种描写和赞美的永恒绝唱。西湖胜景中,苏堤既有自然美,又有诗的超凡魅力,两者都不为过。每当人们沿着苏堤漫步时,他们不仅可以真正享受苏堤本身的美,同时还可以欣赏西湖的美,西湖充满了情感和想象力。

首先,苏堤的美在于它给游客的新鲜感和美感。雾裹时,微风中飘来一抹烟柳薄如蝉翼,恰到好处,舒缓顺滑。苏堤南起南坪山,毗邻华钢观鱼,北至栖霞岭,近屈原风荷。一湖碧波荡漾在波光粼粼中,俯瞰十里长堤,横卧如仙,连接南北山对应的青翠树木,分割西湖内外两半的温柔风情。看着六座拱桥与湖的两半相通,真想听听湖水的呢喃,真想捧一捧,六座拱桥几乎等距分布在堤上,使平坦的长堤起伏有序,像一条流动的翡翠玉带。这样一来,西湖的湖光山色连成一个整体,增添了多重层次。突然想起之前写的一首小诗:苏堤春晓影重叠,玄武烟朦胧。镜湖明丽,胭脂河两岸花团锦簇。龙池小云画冯丹,霜染菊影伴金凤。寒荷雨中担西风,腊梅香春意浓。

西湖刘地风景秀丽,是天绣之作。细看“映波”、“锁环”、“望山”、“压堤”、“东圃”、“渡虹”等富有诗意的桥名,早已醉人,人物的墨香早已令苏堤着迷,使苏堤更加浪漫,更富有人文气息有人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堤是否在变得黯淡?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娣越来越帅,越来越漂亮。非凡的魅力和聪明温柔的诗歌就像一个美丽的年轻人和一个美丽的淑女。每年都展现在人们的心中,铭刻在人们美好的记忆中。天上有苏杭。

光阴似箭,光阴似箭,年年岁岁相似,岁岁不同。苏堤春色青翠,山河转奢。时间再次旋转到二月和三月。那时候寒冷的冬天刚刚过去,初春的微风还在带着寒意。北方的树和花还在梦里沉睡,依然有霜和霜的印记,保持着冬天特有的庄严、萧瑟和平静。这里,棕色中有一种淡淡的绿色,从绿色慢慢延伸到蓝色。有时候有一些蓝黄相间的花,在试探,在倾听,在期待春天的脚步;“一柳一桃,夹在镜子和绿袍中间”(甘龙)。岸边的柳枝也爬上鹅黄的颜色,从鹅黄逐渐变成淡绿色,长满了嫩叶;后来,与垂柳相间的桃树也长出了新叶,芽满枝头,芽中有芽,艳丽可爱。

微风吹来,一湖春水荡,桥影晃,花飞落;鸟鸣莺啼,唤醒一堤春色。十里湖抱青山青山绿水,在时间的罗盘上作律诗,蘸着天蓝的美景,描绘一幅苏堤黎明的丹青水墨画。碧水掩映,心影浪影,月影三潭印月,灵隐寺,风光无限。他们仿佛都在呼应“苏堤春晓”,用春天的使者和西方的绝色之美迎接海内外宾客,在初春等待四面八方的来客,仿佛如约而至,用他们的欢声笑语把春天的喜讯传递给西湖。

# p # paging title # e #苏娣用奇妙的绿梭、绿如玉、生之绿、春之美诠释了生命之歌平凡而伟大的婉约风格。苏堤的柳树上刻着沧桑的年轮。风中苏堤春柳缓缓荡漾,俯视青岭湖水,和谐地问候湖中笑语荡漾,悠然地荡来荡去,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和流动的白云,聊着聊着却渐渐淡去,一如既往地赞美苏堤的辉煌和繁华。

这种美丽机智的美在桃花中最为明显。苏地桃品种丰富,数量众多。桃,花很大,如雪和银,红白相间,美丽宜人;寿星桃又矮又帅,妖娆可爱;悬枝,枝条下垂,似在水中嬉戏;紫叶桃,叶近红色和紫色,花厚。桃花盛开的时候,五颜六色,有白的,有粉的,有红的,有金的,还有各种颜色,比如片片彩霞,五颜六色;双,多色,单,各种花瓣,像英英和微笑,各种花。明代作家郜琏喜欢拍风景,欣赏现实世界。他在湖边住了很久,从苏堤的桃花中学到了东西

赏可谓细致入微,开显出桃花在不同时刻与情形下的种种幽趣。他在《四时幽赏录》中说,妙观六桥桃花,其趣有六:晨间桃花,霞彩映红,风姿潇洒,若美人初起,娇怯新装;月下桃花,影笼香雾,色态嫣然,夜容芳润,若美人步月,风致幽闲;夕照桃花,红影花艳,酣春力倦,不胜妩媚,若美人微醉,风度羞涩;雨中桃花,粉溶红腻,鲜洁华滋,色更烟润,若美人浴罢,暖艳融酥;灯下桃花,瓣影红绡,争妍弄色,若美人晚妆,仪态万千;将凋桃花,残红零落,辞条未脱,半落半留,若美人病怯,铅华消减。数种幽趣,几多姿态,道尽了苏堤桃花之风韵之美妙。苏堤在花的海洋里招摇,于阵阵芳香处翘首期盼,多想让光临西湖的游人满面春风含香盈袖,以轻松惬意的心情把苏堤春晓浓缩成立体的画,无声的诗,彩色灵动的镜,带回温馨的家。

苏堤之美,还在于她于晨晚间常浸润于由朝烟、夕岚、雨雾所形成的淡远与空蒙之中。淡远与空蒙,亦是西湖景色具有醉人魅力之所在。每当烟、岚起时,“由断桥至苏堤一带,绿烟红雾,弥漫二十余里。”(袁宏道)“望西湖诸山,颇尽其胜。烟林雾障,映带层叠;淡描浓抹,顷刻百态。”(李流芳)此时,六桥柳色,树烟花雾。凭栏眺望西湖,天与云与水相接,山与树与屋隐现;远处的南北高峰,山色空蒙难认;堤东的三潭印月、湖心亭,堤西的刘庄、郭庄,若隐若现,恍然如仙境中的蓬莱;偶有游船,先是于雾中隐隐绰绰,无声地向身边飘来,渐渐地清晰起来,穿越桥下而过,又慢慢地隐没在雾中;西湖似乎在刹那间变得陌生起来。倚桥四顾身边,浓荫疏林中,桃花绿柳间,笼着轻烟薄雾,“花满苏堤柳满烟”,(陆游)“诗在烟光柳色间”;(尹廷高)晴日的明媚变得含蓄,清亮的莺啼显得淡远,苏堤仿佛在眼前渐渐归于空蒙。此时的西湖与苏堤,在这淡远与空蒙中,春的神韵无边无际,诗的意境无穷无尽。 苏堤之美,不尽于此,更在于她介于里外两湖之间,可尽揽两湖之胜景,诚如明代文学家李攀龙所说:“纵目楼台穷眺望,万山争列酒杯前。”

“三面环山一面城,一湖映双塔、湖中镶三岛,三堤凌碧波”,这是西湖景观的基本格局。三堤横卧,苏堤居中,直贯南北两山春,串起里外两湖景。立于堤上任何一处,远眺,可见“远山层迭,浓淡相间”(高攀龙)。近看,则是“山色四围合,湖光十里平”。(毛显诚)堤南端,紧倚南屏山,直接太子湾,山上松柏竹青翠欲滴,湾内郁金香争奇斗艳馨香缕缕沁人心扉。

自南往北,跨上“映波桥”,东面与雷峰新塔遥遥相望,西面有一水面称为小南湖,湖对面的岸边上那座粉墙黛瓦、景色幽静的楼台,是过去的蒋庄。经过花港观鱼公园正门往前,堤两边湖面开阔,西边为西里湖,东边便是外湖,“锁澜桥”仿佛真有“锁澜”之妙;

倚栏向东眺望,近处三潭印月,平桥曲折,高阁掩映,水中三塔清晰可见,远处保宝塔,轻纱遮面,亭亭玉立,山上景色美不胜收。伫立“望山桥”上,近处可观看山色葱郁叠翠,远处可领略 “双峰插云”风姿,桥下则常见游船穿越往来于里外两湖,桥西即与西湖第一名园刘庄隔水相望,桥东又可见宝石山、吴山左右对峙,“望山桥”果然有“望山”之用。立有康熙手书“苏堤春晓”碑的御碑亭,位于“压堤桥”南面,“压堤桥”旧时又称“情人桥”,桥旁花木扶苏,桥下垂柳倒映,别有一番景象。

本文标签:


免责声明:飞托文学网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

相关推荐